医院新闻 /News
 
沪厦“共振”——探索儿科发展新模式

发布时间:2017-11-09

发布人:院办

  4个小时车程,只为5分钟凝视,但许女士深感欣慰,因为她的孩子每天可以喝18毫升奶,体重增长至3.3公斤。在福建省厦门市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(NICU)里,这样的早产儿有很多,他们睁不开双眼,却用轻轻翕动的鼻翼与紧紧握拳的小手宣告:我要活下去!

  危重新生儿救治水平是衡量一个地区儿科医疗保障能力的重要指标。以前,厦门市及周边地区特殊疾病的危重新生儿不得不远赴上海市治疗,现在这些孩子在当地就能得到救治,因为厦门市儿童医院还有另一个名字:国家儿童医学中心(上海)——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厦门分院。
 

“动能”储存:一流技术的高位嫁接

  许女士家住福建省龙岩市,她的孩子出生时仅1.3公斤,患有先天性小肠结肠炎合并肠狭窄,必须手术。“去厦门吧!”当地医生建议。许女士没想到,厦门竟有这样一家出色的儿童专科医院。

  厦门市儿童医院执行院长庄德义告诉记者,2016年该院早产儿出院1490人,其中过半是从外院转诊而来的,10%~15%是超低出生体重儿(出生体重<1000克),抢救成功率高达70%以上(全国平均约30%),极低出生体重儿(出生体重小于1500克)抢救成功率更高达95%,同样为国内一流水平。目前,该院成功救治体重最轻的早产儿仅530克,打破福建省纪录。这一纪录的打破者是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曹云及其团队。

  作为复旦大学与厦门市政府“市校共建”项目,厦门市儿童医院由厦门市投建,委托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管理,2014年6月1日开业,高位嫁接、整体托管的联合办院模式就此开启。

  当时厦门没有儿童专科医院,“综合医院儿科常爆棚,甚至有家长急得要打‘110’!”来自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庄德义回忆,“2013年,厦门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仅0.26人,低于福建省0.46人及全国0.53人。”


  但那时开始“触底反弹”: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在厦门分院筹备之初,就派驻优秀管理与专业团队参与整体规划。“我们采取管理、技术和品牌的‘三平移’发展策略。”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院长黄国英说。
 
  黄国英兼任分院院长,设学科顾问、特聘主任、学术主任“三驾马车”引领厦门分院学科建设,每人每月来厦门至少3天,坐诊、查房、手术,另有专家以3个月为期“定点驻扎”,在此基础上“平移”总院优势品牌学科。如今,厦门分院开设36个临床医技科室与15个专科门诊,开放363张床位。两院建立统一门诊工作平台,开通远程会诊和危重患儿转诊绿色通道,无缝对接。
  在黄国英看来,托管是为了“放手”,人才培养势在必行。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开通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绿色通道,3年共62人次儿科专业住院医师到总院接受规范化培训,并有182人次到总院进修。这些接受培训与进修的医生已成为厦门分院的主力军。

  厦门分院重症监护病房(PICU)主治医师黄育坤刚从上海培训回来。“第一次进复旦儿科医院PICU时简直震撼。”他告诉记者:“每天工作压力大、节奏快,但严格、正规、高强度训练让我们把对症救治变成本能反应,气管插管、深静脉穿刺、血液净化,每天学习新技能,不断拓宽思路和视野。”

  2016年,厦门每千名儿童儿科医生达到0.73人。

“频率”同步:理念在互动中渗透交融

  对一名医生而言,坚持开刀或坚持不开刀,哪个更难?厦门市儿童医院外科执行主任周维说:“上海医生给了我们答案。”

  一名14岁男孩,十二指肠段梗阻,常呕吐腹痛,已在外院开过两次刀,送到厦门市儿童医院时,他父母恳请第3次手术,但仔细检查后,外科特聘主任董岿然认为,应进一步排查原因,不能盲目手术,并建议男孩进行心理咨询。后来,男孩被诊断为癔症——真的是心理原因导致腹痛。

  “当时我问董主任为什么坚持不开刀,他说,如果腹痛,一般会蜷缩身体、捂着肚子,但男孩的肚子反而向外挺出,因此判断症结并不在此。”周维说:“我们既佩服他的经验丰富、观察入微,更佩服他的忠于职守与专业精神。”

  作为复旦儿科医院外科专家,董岿然把小儿胸腔镜、腹腔镜技术带到厦门,而他的行医理念更让厦门医生感受强烈。
 
  厦门市儿童医院新生儿科执行主任黄英也牢记曹云的一句话:不仅要让孩子活下来,更要让孩子活得好。曹云在NICU推行开放探视、家庭陪护等人文举措。“家长一周可以探视两次,穿着隔离服、戴着口罩来到暖箱边看宝贝,条件允许时还可以抱抱。”黄英说:“我们鼓励家长向护士学习护理技巧。孩子感受父母的安抚,有助康复,同时也减轻父母的焦虑,并为家庭康复做好过渡。”

  在曹云看来,厦门也让她实现了愿望。“上海的患儿太多、地方有限,但在这里,我们可以把一些想法付诸实践。”曹云说。
 
  PICU副主任医师闫钢风也在厦门施展拳脚:在PICU开辟一间临终关怀室,当孩子无法挽救时,至少可以让孩子在父母怀里静静离去。“我们希望将厦门经验不断总结,探索适合国人的临终关怀服务模式。”闫钢风说。
 

“振幅”扩大:医联体探路儿科分级诊疗

  庄德义有一个微信群被置顶,名叫“厦漳泉儿科医联体”。“我们15家成员单位的院长及相关科主任都在群里,有什么事随时发声,大家一起讨论解决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这个儿科医联体成立于2016年,同时设管理委员会,黄国英为主任,庄德义为执行主任,办公室设在厦门市儿童医院。“我们希望将上海儿科医联体的经验延伸,通过统一平台,在医疗质量管理、人员培训、学术交流等方面合作。医联体不能解决的疑难杂症,由上海专家远程会诊或开通绿色通道加以解决。”黄国英说:“我们把厦门市儿童医院作为桥头堡,让国家儿童医学中心的优质儿科医疗资源辐射闽西南地区。”

  虽然才成立1年多,但医联体已培训儿科医生400多人次,对有产科的成员单位全覆盖,并建立规范转诊机制。厦门市儿童医院PICU执行主任洪少贤告诉记者,今年PICU收治了800多名重症患儿,其中一半来自医联体。
 
  厦门市卫生计生委主任姚冠华表示,托管后的厦门市儿童医院已成为闽西南有影响力的儿童专科医院。“我们力争2019年全部开放500张儿科病床,将其建设为福建一流的三级甲等儿童专科医院,并成为海峡两岸儿科医学交流基地,为推进‘一带一路’倡议、服务‘海西战略’、深化医改作出新贡献。”黄国英说。

  庄德义希望,厦门分院未来能像总院那样帮扶基层、加大康复培训,形成双向转诊,“我们将建设远程会诊中心,推动儿科医联体纵向延伸,由儿童医院、综合医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成协作网,把本地疑难危重患儿留在本地诊疗。”


(转载来源:健康报)

 

 
 
地址:上海市闵行区万源路399号     邮编:201102
枫林路门诊部地址: 上海市徐汇区医学院路130号(枫林路口)     邮编:200032
COPYRIGHT 2006 ch.shmu.edu.cn ALLRIGHTS BY RESERVED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版权所有